血杀立即摆出阵型使得链锤既不会伤到自己人

- 阅121

哼!为今之计,只有死战,敌人已经料定了我们的逃跑方向,往哪里逃都会有埋伏,还不如冲破一路,才能有机会逃回去!李林说道。 好!护卫营!方方点点头,大吼一声。 在!三百......

无数的箭矢李林的骑兵一片惨叫声响起

- 阅143

那为何我们在去往聊城的路上听到了喊杀之声?袁谭疑惑道。 那肯定是那田豫故弄玄虚,若是公子回了清河,而田豫得到喘息的机会,才回去攻打聊城!孙礼分析道。 好!既然孙将军......

主公还有冀州还有并州的大片领土

- 阅154

袁谭慌张之下差一点跌下马来,逢纪赶紧劝解道公子,不要如此啊!现今主公大军还在冀州,不能因为青州的丢失气馁,我们赶跑吧! 啊!某哪有面目再见父亲啊!袁谭哭丧道。 轰隆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