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不是冀州那边出了什么茬子但是不敢多问

- 编辑:admin -

莫不是冀州那边出了什么茬子但是不敢多问

袁谭放下心来,打着哈哈笑道“呵呵,德达不要误会,某就是随意问问,不要多想!”其实众人都知道,这个小子就是多想了。
 
    田豫得知这聊城的守将是孙礼,主公的同窗好友,在一边将消息传给他并不知道已经昏迷的李林,一边欲试试这个孙礼的能耐,便又来了一计。
 
    原来聊城的北门城墙年久失修,又遭受到一次黄巾攻城,城墙败坏地紧,于是田豫就以声东击西之计,带领大军声势浩大的假攻东门,实图北门……
 
    没想到是夜,田豫带领大军偷袭,刚进北门还未来得及欣喜,迎头便是一阵弓弩乱射,用的还是竟然是李林好用的三段射法,结果不言而喻,田豫有一次被孙礼弄的十分郁闷。
 
    田豫苦苦思量,难道自己就真的不如这孙礼,孙德达?不就是跟着管宁学了几年吗?自己就不信自己不成,其实也不是田豫不成,而是田豫珍惜士兵的生命,在以后还有不少的硬仗要打,所以现在拿下聊城不能损失太多,必需智取,忽然闻报截获清河郡往这边运送粮草的运粮车无数,心中顿时有了一计…………
 
    粮草分毫不动,但是运粮的八百士兵全换成了田豫麾下的精兵,准备里应外合,拿下城门便破了城池…………
 
    等到运粮的士兵到了城中,孙礼则是一算时间,感觉不对,就问那些假扮运粮兵的曹兵为何来得那么迟,路上是否有遇到田豫的军队。
 
    田豫派遣士兵的头头按着田豫的所述,说道,“乃是车折其轮,路上无有碰到田豫军队……”
 
    孙礼那里相信,百年将这八百军粮兵每十名运粮兵分组,将其隔开,问了一个问题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你等路上折的轮子是在左边还是右边?”于是…………八百精兵皆沉…………
 
    赶紧接了过来,田豫打开一看,刚看一个开头,便已经双手发抖,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 
    “将军,主公说了些什么?”一边的偏将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等出去吧,某先静一静!”田豫摆摆手说道。
 
    “诺!”偏将不知为何将军看了主公的迷信竟然面色大变,莫不是冀州那边出了什么茬子?但是不敢多问,缓缓退出了营帐。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田豫很是无力的坐到了坐垫上,迷信是徐邈写了,将荀谌用围魏救赵之计,使得李林上钩,重伤昏迷的事情告诉了田豫。
 
    田豫感觉自己心在颤抖,幸好李林没有生命危险,但是现在战机稍纵即逝,这个时候李林昏迷,很有可能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使得已经得到的所有战果都毁于一旦。
 
    徐邈得知孙礼竟然和田豫在青州对峙,也很是惊讶,在信中告诉田豫,孙礼智谋不下于主公李林,甚至比徐邈自己还有睿智,要田豫小心谨慎,但是孙礼喜欢以正法攻击,所以叫田豫不用担心偷袭,但不可与其硬碰硬,就算是赢了也是敌伤一千自损八百。
 
    要想打败孙礼,只能兵行险招,但是现在徐邈对青州这边的情况不了解,冀州那边李林昏迷的事情已经封锁,只有李林一方的高层知道,所以希望田豫不要露出马脚,依旧照常出战,徐邈眼睛派遣阎志带兵前来支援,青州的事情越早搞定越好。
 
    田豫放下了信件,很是气馁的说道“诶…………没想到现在竟然到了这种局面啊!到底给如何啊?”
 
    “将军,赵虎将军到了!”一名士兵在帐外说道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